缅甸新闻网 关闭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缅甸新闻网

搜索
缅甸新闻网 门户 新闻中心 军事新闻 查看内容

迟来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

2015-10-28 10:39| 发布者: 缅甸新闻网| 查看: 4656|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登盛总统主导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经过一年多的反反复复、总统大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今年10月15日落下了帷幕。名曰“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但签字的民族武装只有8家,而8家之中克伦武装就占了3家,其中的两家克伦和 ...缅甸新闻网

登盛总统主导的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经过一年多的反反复复、总统大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今年10月15日落下了帷幕。名曰“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但签字的民族武装只有8家,而8家之中克伦武装就占了3家,其中的两家克伦和平委员会KPC和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是已经接受整编的民族武装属于政府军,已经不算在签字范围。而克伦民族联盟KNU已分为以光头司令穆图西颇为首和以联盟副主席布都诺西波雅女士为首的两大派,前者已投入缅甸军人利益集团的怀抱冲当马前卒,后者站在广大的克伦人民一边坚决不签协议。所以签署协议的其实只有5家半,其中只有南掸邦军和克伦民族联盟有一定实力,其余4家名不见经传只有100/200人的武装完全是在混日子。相比政府签字的阵容真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些滥竽充数的几家只是来装装门面罢,否则登盛总统的脸面将无地自容了。拒绝签字的民族武装北部的基本全有了,即使在缅甸南部象红克伦族武装、新孟邦党、NMSP、克伦武装联盟KNN拒绝签字。佤邦联合军、克钦独立军、掸邦东部同盟军、后起之秀崩龙民族解放军,战斗力非凡的缅甸民主同盟军MNDD(果敢)、北掸邦军这些都是响当当的有数十年武装斗争经验在缅甸举足轻重的民族武装、没有这些武装签字能叫“全国全面停火协议”吗?真是打肿脸冲胖子、自其欺人罢了!

自去年6月和谈以来虽然佤邦联合军已声明不参加协议签字,但为了顾全大局早日签署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佤邦多次派出代表参加在密支那、泰国清迈的和谈。和谈虽然曲折但政府和民族武装都是有诚意的所以在去年8月中基本谈妥。军方代表把协议内容拿回汇报给三军总司令敏昂莱,该君看后大发雷霆马上命令军方代表撤回协议,并撤换了军方代表,登盛总统也无可奈何。凭心而论联邦政府是有诚意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解决缅甸的民族问题的,但受致于2008年的宪法自己不能掌控军队,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屈服于军人利益集团了。闹剧还是要继续演下去,在多方的妥协下、今年三月初政府和缅甸民族联盟和平委员会(民族武装)签了“全国全面停火协议”)草案,姑且不谈协议内容、草案排除了民族联盟和平委员会中的民族民主同盟军(果敢)、崩龙民族解放军、若开民族军三家正在和缅甸军队交战的民族武装。不交战的要签停火协议,交战的又不准其参加协议,军人集团要各个击破彻底消灭民族武装的狼子野心不是昭然若揭吗?

自从缅甸民主政府上台后在与民族武装的和平谈判中登盛总统一直在拴着民族武装的鼻子走,本来在前军人政府时期各族人民被内战摧残的奄奄一息,军人政府也是打得焦头烂额、摇摇欲坠了。在如此的情况下军人政府和民族武装一拍即和,先后和各武装达成或签署了停战协议。从1989年至2009年基本停止了内战、经济发展、民生好转。但好了伤疤忘了疼、军人政府自认为力量强大可以强迫民族武装交抢了。在其强迫下一些弱小的无巩固根据地小武装接受整编归顺了,但如佤邦联合军、克钦独立军、同盟军、南、北掸邦军、克伦民族解放军都拒绝整编。军人政府没有能力马上消灭这些不听话的民族武装只好把它们宣布为“非法武装组织”以维持自己的颜面,由此可以看出军人集团的兇恶本质。

2010年民选政府登盛总统上任后新官上任三把火、实施了若干民主新政让世界耳目一新,总统适时提出要和没有接受整编的民族武装举行和平谈判、先签订邦一级的和平协议、再签订联邦级的和平协议,像佤邦、四特区、掸邦S.S.A等民族武装为了国家,民族利益都不分先后和邦政府、联邦政府签了和平协议(请注意这几家自从1989和前军人政府达成停战协议后到2009年都没有和缅甸军队发生过战事,所以签订的是和平协议。)破镜重圆又成为联邦政府的一个行政区。一直到现在佤邦、四特区都没有和新生的民主政府发生过军事斗争。实际上一开始登盛总统就拴着民族武装的鼻子走,在一个国家佤邦、四特区、都没有和掸邦的任何一支武装发生冲突为何要先在邦一级签订和平协议再到联邦一级签订和平协议呢?各民族武装仗是会打的,但是在政治上并不完全成熟,所以就稀里糊涂地被登盛总统栓着鼻子走了。这明摆着就是小看各少数民族,只有我大缅族才是统治者,尔等少数民族只有一级一级地来。好在近几年佤邦、四特区等才逐渐醒悟过来,他们都已经签了联邦一级的和平协议,近20年他们和缅政军府从没有发生过军事冲突都和平了,还签什么停火协议。这不是在开倒车吗?这不是把佤邦、四特区当猴子耍吗?这种混蛋逻辑只有把笼箕倒过来穿、反过来穿的具有笼箕性格的军人集团才做得出来。登盛总统过于小看各少数民族了、自作聪明想要怎么弄都可以?他完全打错了如意算盘。佤邦旗帜鲜明地指出我们支持各少数民族按照自己的自愿签订“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但佤邦已经和联邦政府签订了和平协议,佤邦已经走朝前了,佤邦等着你们等签了“全国全面停火协议”,大家再在一起共同进行政治协商。今年3月联邦政府和民族武装签的协议,联邦政府又出耳反尔排除了缅甸联邦民族和平委员的三个成员,若开民族军、崩龙民族解放军、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果敢)这不是明摆着拉一派打一派吗?这不是要对不听话的民族武装进行秋后算账吗?佤邦虽然参加了几次和谈支持早日签订“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佤邦并不是缅甸联邦民族和平委员会的成员。对联邦政府把三支民族武装排除在外毫无信义的作法再也看不下去了。在这关键的时候佤邦勇敢地站出来联合克钦、四特区于5月初在佤邦邦康召开了有12家民族武装参加的峰会,会后发表公报:“严正声明;峰会支持联邦政府和联邦民族和平委员会的和谈希望早日签订“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但参加签字的必须包括缅甸的所有民族武装,不能排除若开民族军、崩龙民族解放军和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三家组织。峰
会完全打乱了联邦政府的佈署,政府极为紧张。峰会开完恰好登盛总统到景栋参加缅甸和老挝在湄公河建的第一座大桥的开通典礼。

总统迫不及待的召集佤邦、四特区到景栋座谈,确知峰会并不是联合起来对抗联邦政府,只是希望政府采取宽容的政策,至此总统悬挂的心才落下来。他的如意算盘是尽量争取民族武装,尤其是佤邦、克钦独立军、四特区等在6月份以前签订协议。一.是为其执政5年记上一个光环。二.是以此争取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三.是为今年的大选铺路。所以接二连三地邀请佤邦、四特区到景栋与和平工作委员会确商。直到9月中和平工作委员会组长吴昂明、副组长吴登桌组成庞大的政府代表团在景栋会谈。会谈中政府大挥胡萝卜和大棒,又哄又吓公开许诺只要佤邦参加签字,那么佤邦要求升邦的事项政府会在今后的政治谈判中作重要议题讨论。如果不参加签字那佤邦就不能作为正式成员,只能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甚至放出诱饵说允许崩龙民族解放军参加签字。果敢同盟军由总统亲自出面商计再作决定。敏吴昂明说如果这次不能解决问题登盛总统要亲自和佤邦、四特区商谈,吴昂明还当场要佤邦代表团赵国安表态要在近期什么时候座谈。赵委婉地回答我们是小孩,什么时候谈要由总统决定。

由于军人利益集团一直反对若开、崩龙、果敢三家民族武装参加签字政府也深知佤邦、四特区不会参加,所以和总统的会谈也就不了了之。为了挽回颜面在国际上有个交待、东拼西凑了“8家”民族武装在10月15日才签订了“全国全面停火协议”真是开国际玩笑,全国民族武装的一半都没有参加“还叫什么“全国全面停火协议”但不签也不行了,离11月8日大选才有20多天,所以只好自其欺人的把这场闹剧降下帷幕。

杜雅瑞曼今年就表态要和民盟合作完成缅甸的民主进程。在下半年的议会期间提出要修政2008年宪法,降底军人在两院的名额,拒绝了敏昂莱提出要延长三军总司令的退休年龄议案。为了增强军人集团在两院的势力敏昂莱把150多高级军官从军队中退出要以巩发党的名额进入两院选区,但作为党主席瑞曼只同意50余个名额。瑞曼和敏昂莱、登盛的斗争到了白热化,为了确保军人利益集团的权利,军人集团撕破脸皮指挥军人包围巩发党办公地点,强行撤去瑞曼党主席的职务。残酷的现实再次告诫了缅甸全体国民绝对不能对军人集团抱有任何幻想,为了自己的利益连执政党的党主席它们都可以武力撤去,尔等少数民族算什么?本来它们是要把瑞曼完全废掉,但在两院表决罢免两院议员的议题中由于还有一部巩发党议员和反对党议员力挺瑞曼,罢免的微占多数达不到法定比例才以失败告终。

目前离11月8日大选还有10多天,现在局势已经明朗登盛和敏昂莱已经拧成一团,参加签字8家民族武装肯定支持登盛一派,估计它们内部已有协议,只要取胜副总统就是光头。光头副司令黄袍加身从一名空头司令变成名正言顺的光头副总统了。作为登盛总统在这一任就处处受牢制放屁都不响,即使连任下一届总统更没有作为,敏昂莱任三军总司令,以前可能还授至于大老板丹瑞、丹瑞年事已高而敏昂莱年壮气盛有了5年的人脉基础、经历更可为所欲为了。因此如果登盛、敏昂莱一派选胜,缅甸的民主进程将大大后退,对民族武装大打出手,民族武装的日子更不好过。为了确保巩发党的名额,登盛还保留了瑞曼的党员资格和竟选名额,如果把瑞曼赶尽杀绝那一些分巩发党和中间派的票源会流失,显然登盛这一招还是高的。

现在就说登盛总统稳操胜卷为时尚早,缅甸本土的民主派和保守派旗鼓相当。即使在巩发党中还是各说各话,有的说登盛就是巩发党下一届的后选人,有的说要等到议员选举出来才能决定谁是总统后选人。少数民族中克伦族中反对派的基层民众占多数,光头司令的基层民众是少数。掸族中支持民盟、掸邦民盟的是多数。现在有些民族武装还对敏昂莱抱有幻想害怕激怒了他会惹来杀身之祸此念羞也。当年耶敏得势时大叫谁不接受整编谁就是向军人政权叫板,佤邦、四特区、克钦、S.S.A叫板了又怎样?现在是越来越强大了。反观耶敏当时四面威风、大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派头,现在怎样落得一个曼德省的行政长官。现在不签字的民族武装实际已经向敏昂莱叫板了,居然开弓了就没有回头箭,在战略上民族武装要貌视他,实际上在缅甸要走民主之路的人是大多数,在军内也是如此,只是迫于军人职责而听令也,所以战斗力不强、兵不满员,而少数民族武装是为自己的民族平等生存而战,有广大的民众支持,60余年内战也证明了这一点。只要内部团结不要出现内奸,要用武力消灭民族武装是不可能的。但在战术上民族武装要重视军人集团,目前具体的就是在选举中要支持民盟等反对党,争取在大选中取得优势。昂山素季就公开表态说只要由民盟取胜,民盟就要和所有民族武装对话,签订和平协议召开第二次“彬龙会议”实现真正的联邦制。这和各民族的意愿是一致的所以各民族武装要大力支持。自从10月15日签订停火协议以来,缅军就没有中断对北掸邦军、民主同盟军,克钦独立军、崩龙民族解放军的军事进攻,这对停火协议是莫大的讽刺,军人集团认为选举对其有利,就以打来拉选票。如果认为没有利,就会大打,以此破坏大选。从一个军人政权转向民主政权,很多国家的经验是要通过多次政党轮赞才能完成的。虽然道路是曲折的征途是坎坷的,但当今世界民主制度的潮流是势不可挡的,只要全民奋发起来、坚定不移的奋斗下去一个欣欣向荣真正的缅甸联邦是会站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